人生加减法
人生,从某种意义上说便是在做加减法。    人生加减法主要有两种,一是自然法則意义上的加减。人在中年之前都是在做加法,身高、体重、体能、智能,都在不断添加。而中年今后,则主要是在做减法,听力在减退,视力在下降,头发在削减,牙齿在削减,体重在减轻,肌肉在萎缩,饭量在减,玻尿酸在减,荷尔蒙在减,甚至连身高也在下降。这是个不可逆的进程,人人都在所难免,所谓老态龙钟仅仅个传说,长生不老更是掩耳盗铃。    二是社会特点方面的加减。从人的社会性来说,年轻时是做加法,本事在长,才智在长,官职在长,薪酬在长,职称在长,学历在长,还有买房子,成婚生孩子,结交朋友,建功立业,获奖授勋,都是在做加法。而进入老年后,则基本上是在做减法。各种职务会一减再减,直至悉数退光。职位补贴和补助没了,交际圈越来越小了,见到的人也少多了,除了家人便是几个老同伴而己。便是过个生日,喜称增寿,实则是又少了一年寿数,离逝世更近了一年。    从人的赋性来说,都喜爱做加法。钱是挣了又挣,房子是买了一套再买一套,职务是升了又升,荣誉是得了又得,名望是大了再大……这也是人的悲惨剧之地点,辛辛苦苦挣来了远远超越本身需求的财富,享受的却极端有限,夜眠八尺,日食两升。并且,这些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。即使埋到棺材里,也不过满意了那些“摸金校尉”。    有加有减是人生正途,谁都不可能只加不减。但有的人从来不肯做减法,也不会做减法,什么都争,什么都想要。韩信将兵,多多益善,从不知让,最终却不得不被命运捉弄,高官厚禄完全归零。《菜根谭》所言:“两个空拳握古今,握住了还当甩手;一条竹杖挑风月,挑届时也要息肩。”    睿智的人会自动做减法。国际首富盖茨,把自己的财富捐献了百分之九十五,这是减财富;范蠡在“三千越甲可吞吴”后,辞去全部职务,知难而退,泛舟五湖,这是减官帽;张子房“革新成功”后,离别繁华都市,富有日子,隐居山林,吐纳摄生,这是减吃苦;季羡林,不妥国学大师,回绝全部高帽,这是减名望;钱钟书,“不吃不明不白的饭,不花不干不净的钱,不见不伦不类的人,不说不痛不痒的话”,这是减应付。凡此种种,非但没有影响他们的日子,还使他们活得更洒脱,更自在,也广获赞誉。    加减人生,最重要的便是要减去过多的愿望。自动减去那些不切实际的愿望,平缓恬淡,宁静致远,失掉的可能是部分身外之物,取得的是心灵的安静和满意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